2008年11月14日 星期五

長老教會勇敢史@ 王崇堯

   一九七七年美國將與中國建交,台灣面臨被中國併吞危急之際,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於八月十六日發函「人權宣言」給美國總統卡特及全世界的教會。盼望卡特總統在與中國關係正常化時,能保障台灣人民的安全、獨立與自由。同時也促請國民黨政府採取有效措施,讓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如今三十年已過,這段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勇敢史,值得敘述分享。 

「人權宣言」準備發表時,有些參與其中的牧師已表明寫好遺書作最壞的打算。「人權宣言」發表後,可想而知那時候的壓力與壓迫有多大。除了當時國民黨政府的內政部來函要求撤銷外,國內報章雜誌如《聯合報》、《中國時報》及《綜合月刊》、《夏潮》等等,皆指責長老教會假宗教之名,行「台獨」之實。甚至「外省族群」的教會及長老會內部親國民黨人士也跟進批判。 

 儘管如此,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仍於一九七八年三月二十八日起的第廿五屆總會年會中,以二三五票贊成、四十九票反對、十票廢票來接納「人權宣言」。可見「新而獨立」的國家理想,在當時的長老教會並不是少數人的想法,更重要的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已展現其信心及信念,勇敢排拒獨裁政權的干預,接納「人權宣言」為其信念。 

 一九七○年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進而參與台灣民主化運動的原因可能很多。其中,有可能是立基於喀爾文派教會的「反抗權威」傳統;有可能是反感於國民黨情治單位長久過分干預教會事務(如迫使長老教會退出普世教會組織)而發洩出來;也有可能受到國內一些民主、自由思潮(如黨外運動或自由中國、文星及大學雜誌)的影響;也有可能出自內部的「自覺運動」,受到普世教會的關心人權、社會公義或第三世界的「解放神學」所影響而來。不管原因如何,當時主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行政事務的總幹事高俊明牧師的堅定信念,及從事本土化神學教育的台南神學院更是重要主因。 

(2007/08/11,自由時報,作者為長榮大學哲學與宗教學系主任)

回應「基督徒應關心受迫害者」 ☉王崇堯

 盧俊義牧師所寫「基督徒應關心受迫害者」一文(自由廣場,三月十六日),頗能引起共鳴。文中所指基督宗教站在猶太人立場思考世事,並非單一事件,而是長期以來西方猶大│基督宗教一貫持有的宗教偏袒立場。從一九六七年以色列軍隊強行佔領加薩與西岸後,世俗政治的猶太錫安主義就有了新的宗教意涵市場,認定這些土地就是舊約聖經中上帝給予猶太人的應許之地,這才是巴勒斯坦人被壓迫及抗爭的根源。這種看法可歸納成幾個層面來反思:
 第一:猶太宗教基要主義的興起,認定巴勒斯坦土地是上帝應許給猶太人的流奶與蜜之地,忘了巴勒斯坦人從公元一三五年至今就散居住在此地區。甚至住在以色列境內的八十萬巴人,有的還是以色列公民;而住在西岸與加薩走廊的一百三十萬巴人,現今正被以色列的屯墾移民佔據破壞。
 第二:西方基督教保守主義對舊約聖經的偏袒誤解更強化了這個觀點,認為舊約有一○九處提到上帝將土地給予猶太人的應許。上帝的應許最終就是招聚流散的猶太人,重返巴勒斯坦應許之地建國,在耶路撒冷重建聖殿。這也是末日上帝審判世間的時刻,不信者或異教徒將受審判滅亡。
 第三:猶太自由主義對「大屠殺」的誤導,讓人以為一九六七年的以、阿戰爭,若是阿拉伯國家勝利的話,那麼猶太人可能就會遭受如同德國納粹時代的另一次大屠殺。猶太學者Marc Ellis所寫「朝向猶太人的解放神學」就是持此觀點。而西方也有一些自由主義,有感過去「大屠殺」對猶太人的愧疚感,而合理化現今以色列所作所為,疏忽了成千成萬正在受苦的巴勒斯坦人。
 Naim S. Ateek一位耶路撒冷聖喬治堂的巴勒斯坦人牧師,在其「巴勒斯坦人解放神學」一書中,對這塊土地的觀點詮釋的最好。他認為以色列人在這塊土地的胡作非為,與其出埃及的歷史意識有關。然聖經有二種出埃及:一是從埃及出來的種族主義,對迦南地的原住民採敵對消滅態度,容不下別人;另一是公元前六世紀以色列人從被擄的巴比倫(象徵性的出埃及)回來的寬容現實主義,不得不接受住在四周的別人,且與別人分享這塊土地上的所有資源,何況這塊土地本來就不屬於以色列人民。
 誠心寄望台灣的基督宗教(至少本人所屬的長老教會)能聽進巴勒斯坦人牧師Ateek的忠言,也能如同盧牧師所說:「今天的基督徒若真的要關心猶太人問題,就應該先從關心受殘酷迫害的巴勒斯坦人開始。」 (作者王崇堯╱台南神學院教授)




基督徒應關心受迫害者 ☉盧俊義

 前不久我才寫了一篇「這種信仰態度很有問題」(自由廣場,一月二十五日),內容主要提到台北靈糧堂發行一本「悔改與復興禱告手冊」,為了該會要舉辦「和好醫治這地全國悔改禱告大會」。但該小冊子的內容充滿著對原住民、平埔族,以及客家人、閩南人的污衊,且對歷史的認知和對聖經的解釋錯誤滿堆,這樣的信仰態度不但無法撫平受創者的心靈,只會使族群之間的距離越行越遠,不但見證不出基督教福音的信息,還會讓人覺得基督徒的傲慢和無知,進而排拒。

 現在我又接到一份來自另一基督教會發行的「為和平搭橋特別聚會」傳單,準備在四月五日與六日,分別在台北和基隆兩地舉辦聚會。該聚會的宗旨是「撫慰猶太人的心,為基督徒和猶太人民之間搭建和平的橋樑」。推行這項活動的背後組織是總部在耶路撒冷的「為和平搭橋」(Bridge For Peace)。該組織說成立的主要原因是:「長久以來,我們基督徒對這問題過份緘默,而猶太人本身亦在被孤立狀態中掙扎。現今正是時刻,請不論什麼人或什麼教派都能站出來,為著傳襲聖經給我們的以色列人來努力。」單是這幾行字就已經顯示出對聖經與信仰的認識很有問題。

 接到這樣的傳單之後,我感到相當的錯愕也感到非常傷心,我不禁要問:今天的基督徒有沒有聽到巴勒斯坦人受到以色列人欺壓到幾乎無法生存而發出哀嚎的聲音?有沒有看到以色列軍隊利用半夜衝進黎巴嫩南部難民營裡進行大屠殺的殘酷手段?且被殺死的盡是老弱婦孺!有沒有注意到以色列軍隊四人開著一部吉普車進入巴勒斯坦人自治區,將青少年當著他們父母面前拖出門外當街槍斃?有沒有注意到聯合國已經通過准許巴勒斯坦獨立建國,以色列政府拒絕交出約旦河西岸迦薩走廊土地,而聯合國因為有美國作梗卻也無計可施?等等這樣的例子簡直不勝枚舉,但台灣的基督徒都從來沒有為巴勒斯坦人這樣慘遭凌辱、迫害、殘殺的悲劇、慘狀祈禱過,也沒有為巴勒斯坦當地的原住民遭受以色列人以這樣殘酷手段對待說過一句慈悲、憐憫的話;如今卻又要為與迫害巴勒斯坦人甚厲的猶太人和好搭橋,說是要撫慰猶太人民的心舉辦特會,那麼,我要請問:基督徒若這樣做,又將用什麼話來撫慰頻受傷害的巴勒斯坦人的心?當以色列人在控訴希特勒對他們殘酷的大屠殺時,基督徒們,請不要忘記,他們也正在使用同樣的手段對待巴勒斯坦人啊!

 過去有很長的時間基督徒迫害過猶太人,很不應該,這點該承認。但這並不表示今天的猶太人就可以為所欲為地對待比他們更弱小的原住民巴勒斯坦人。今天真正需要大家關心和代禱支持的,已經不再是猶太人,而是巴勒斯坦人,若沒有這樣的認知,而還在替猶太人講話,那無異是也參與了猶太人對巴勒斯坦人的殘害,是錯誤到離譜了!

 今天的基督徒若真的要關心猶太人問題,就應該先從關心受殘酷迫害的巴勒斯坦人開始。因為今天的猶太人已經不再是弱者,他們是強者,且是強悍到有時毫無人性可言!基督徒是應該站在弱勢者的一邊,才能在信仰上有基礎可言。但願這樣的聚會能趕緊取消;要不,就改為世界和平聚會吧。(作者盧俊義╱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這種信仰態度很有問題 ◎盧俊義

 元月二十日早上,我從信箱上拿到一大 袋從台北靈糧堂寄出來的資料,袋子上寫著「和好醫治這地全國悔改禱告大會」,裡面裝有各式傳單和一本「悔改與復興禱告手冊」。隨即打開「悔改與復興禱告手冊」來看,簡直讓我震驚到不敢相信這會是所謂的「基督教會」要傳遞給台灣人民的信息!因為真正的基督教信仰,並不是要一味地抹殺他人祖先傳承下來的文化,也不是要去詆毀其他族群的祖先,更不是要否定其他宗教信仰表達的方式,更重要的,基督教信仰應該對社會文化的特徵,以及歷史有清楚的認知,否則,很容易將自己的信仰認知當作權威,更糟糕的是錯誤了還不 知道,那就是很嚴重的失禮了。

 我只舉以下幾個該手冊所寫不正確的地方為例:

 第廿三頁,在述說「平埔族的屬靈特質及代禱重點」一文中這樣說:「祖靈崇拜:這是平埔人最看重的,有稱為阿力祖(母),也稱為李老祖君的…。這種風氣強化了漢人祖先崇拜的傾向,成為台灣福音最大的攔阻。」

 這種說法是沒有清楚了解台灣基督教歷史的人才會這樣寫;早期台灣人中信耶穌的就是以平埔族人最早且最多,甚至有整個部落的人因為感念馬偕牧師而取「偕」為姓。

 怎麼說他們會成為台灣福音最大的攔阻?更何況漢人拜祖先的文化也不是始自台灣。

 再看第廿四頁,敘述有關平埔族人在「道德上的罪」竟然是這樣子寫的:「平埔族因為種種宗教及社會原因,喜獵人頭,這是殺人流血之罪。在婚前、婚外性關係上也不太有節制,這是淫亂的罪,帶來淫亂之靈。」這種寫法很明顯地已經嚴重到污衊了平埔族人的祖先。

 第卅九頁,「好賭是閩南族群根深柢固的不良習性,從暗賭、明賭、小賭、大賭到全民賭樂透,從長期投資到短期投機操作,傾家蕩產的悲劇不斷重演,卻喚不醒沈迷賭海的靈魂。」難道閩南人從有祖先以來都是好賭的嗎?莫非他們的基因中有「賭」?否則怎麼會這樣?更令人無法接受的,是在同一頁中提到說閩南人喜歡「紅包文化」,這是對閩南人最大的侮辱!作者可曾聽過在日據時代的台灣官場上接洽公事需要送「紅包」?可曾聽過有法官會接受賄賂?台灣有「紅包」與「賄賂」的惡劣行徑,乃是來自國民黨統治之後才發生的,這種事實怎麼會不知道呢?

 再看看第五十六頁中這樣寫著:「鄒族有多種神明,神靈崇拜及巫術,故出草之風最盛(才有吳鳳的故事)」。這是扭曲了歷史,也是對鄒族人民的羞辱,真不應該。作者一定是從來不關心台灣社會事,否則只要稍微有一點點常識的人都會明白,吳鳳故事乃是日本政府為了要污衊鄒族人民和台灣原住民而杜撰出來的虛假故事,該銅像早在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被原住民拆毀,且教育部也於一九八九年下令不准將這故事編入教材中,並於同年三月一日當時省政府宣布將吳鳳鄉改為阿里山鄉了。

 更荒謬的是在同一頁寫嘉義市竟是這樣的:「嘉義 市內,寺廟甚多,以城隍廟為首,甚至市歌內有『護我城隍』一句,以城隍為全市守護神。乩童充斥,迷信之風甚盛。觀音、媽祖的崇拜也不可免,歷來市長多為女性,似乎平埔族母系社會的影響頗深。但從聖經來看,除了少數特例,男性做領導者似較合適。」姑且先不要論平埔族的母系傳承是否真的影響到嘉義市,有一點是很清楚的,那就是作者根本沒有關心過台灣社會,否則一定不會這樣寫。因為嘉義市民選許世賢女士和她女兒繼續當市長,乃是與國民黨迫害台灣人民有密切關係,而嘉義市民乃是最具反抗性格的市民, 無論其他縣市如何,嘉義市民就是不讓國民黨在該市執政,他們並以此為傲,這種氣魄展現出來剛好就是台灣人民反抗極權統治者的縮影。

 再者,聖經真的是以男性領導較適合嗎?作者應該再次重新研讀聖經、正確了解聖經後才來下筆比較好。如果對聖經的認識是這樣子,是很難在今天重視女性角色性的社會傳基督教福音的。

 以上僅是隨手舉來之例,其實該手冊是錯誤滿篇,多到快要頁頁有誤,令人不堪一讀。

 真正的宗教信仰不是用來指責別人的信仰都是錯誤,唯有自己的信仰最正確;有真確信仰的人一定會先謙卑地認為自己罪深,不配被上天所愛。而不是一再指說別人犯罪,尤其是指說人家的祖先都是邪惡、不潔淨。有信仰的人絕對不會這樣說,也不會寫出來四處發送。好的宗教信仰會教導信徒關心社會事,也會知道整個社會動脈。至少基督教信仰的特色是:右手拿聖經、左手拿報紙。意思就是要把聖經的信息傳遞給今天的社會。如果連台灣社會的事、歷史都不清楚的人,又將傳出什麼聖經的信息?我很懷疑!(作者盧俊義╱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